您的位置 首頁 活動

丁道師:新時期網絡謠言造于“智者” 止與法治和制度

丁道師ID:dingdaoshi123

資深互聯網觀察家,長期致力于中國互聯網產業和企業研究。

 我們的社會要大大方方的讓那些有內容生產和傳播價值的媒體,賺到錢,謠言類媒體的生存環境自然惡化。

  “我們的工作是制造丑聞、八卦、人身攻擊”,前不久看了一部英國諷刺喜劇《魔法老師》,當媒體高管對充滿新聞理想的女編輯說出這段話時,在為英國電影敢于把行業潛規則赤裸裸播報喝彩的同時,也忍不住為審查部門捏了一把汗。

  同時不禁反思:這樣一部英國喜劇,諷刺的何嘗不是中國的一些媒體現狀!在中國伴隨著新媒體時代的到來,不少“卓有成就”的媒體在給新編輯培訓的時候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放棄你們的新聞理想,吸引讀者眼球是我們的首要工作”,同時制定了以閱讀量、粉絲量等為主的數據KPI考核標準。

  由此聯想到了近期頗受業界關注的“復星郭廣昌頻頻失聯”的系列謠言,進入7月份“郭廣昌失聯”有了新的進展,7月5日,同花順使用網絡爬蟲軟件,從“和訊債券”網站自動抓取了一條2015年12月發布的關于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失聯的陳舊信息。該網站工作人員在文章錄入審核中未發現信息來源日陳舊、時間不匹配等問題,將早已過期的文章作為即時新聞在同花順財經網站債券欄目同步發布,導致與當下現實情況明顯不符的信息迅速傳播,嚴重誤導市場投資者,擾亂了證券市場秩序,造成了惡劣影響。

  這條由“誤會”產生的謠言,造成了非常廣泛的社會影響,復星創始人郭廣昌也不得不出面,通過內部信的方式“公開發言”表示讓造謠者付出更多代價、讓我們的營商環境更好,一定不是某一個政府部門、企業或個人的任務,這需要所有經濟參與者的共同努力。今天可能是別人受到謠言中傷,但明天可能就是我們自己。

  由郭廣昌的遭遇,我最近和朋友也多有探討,我也提了我的一些看法和觀點,以下就是!

  新時期網絡謠言造于“智者”

  早期的網絡謠言大多是造謠者出于無意或者無腦,制造、傳播的諸如“常喝可樂會殺精”、“微波爐用多了容易致癌”等謠言,這些謠言在今天可能連跳廣場舞的大媽都無法騙到。所以,在前一個階段“謠言止于智者”的說法被廣泛認可,大家都認為沒根據的傳言會被聰明人止息。

  然而在今天,隨著新媒體和移動互聯網的爆炸,網絡謠言出現了新的變種。新時期低級謠言早已經沒有市場,而更高明的網絡謠言造于“智者”,這批“智者”包括媒體人、企業家、投資人,他們能夠掌控更多的社會資源和輿論高地,更善于通過真假摻雜的信息來“蠱惑人心”。比如在近期郭廣昌被造謠案中,傳播謠言的主體同花順平臺,是中國最大的炒股軟件之一,也就是行業的“智者”;在比如百度近期關閉網盤以及騰訊關閉所有個人微信公號的謠言,也都是通過精英媒體人的制造和傳播之后,才讓更多的人轉發,這批媒體人也都是“智者”。

  很遺憾,郭廣昌在發文中特別提到的“謠言止于智者”的說法,也透露出復星面對謠言的處理態度,還停留在早期階段。對于復星這樣的企業,如果不能采用強有力的反制措施,后續將會有更多的謠言洶涌而來。

  完善法治是震懾謠言禍害的基石

  新時期的網絡謠言造于智者,導致我們很多媒體或有意或無意的成為了“既是辟謠者也是造謠者”,這就給我們辟謠工作帶來很大的難題。那解決謠言頑疾的基石手段是什么,無非兩個字:法治!《荀子·大略》中所提到的“流丸止于甌臾,流言止于智者”,在今天看來只是一種美好的愿望,無數的事實都證明了法治體系的完善和執行才是從跟不上解決網絡謠言的辦法。

  這幾年中央網信辦成立以來,出臺了一系列的互聯網類法規(這點我之前文章多次解讀, 這里不再敘述),并且聯合公安部、證監會、國家食藥監總局等等各自領域的關聯部門,展開了一系列的打擊網絡謠言和違法信息的行動。謠言雖然還存在,但我們每一個網民應該感受道,自從2016和2017年以來,網絡謠言相比過去幾年,已經大幅度的減少。網絡謠言的減少,這何嘗不是是司法進步推動社會文明和進步的一種體現。

  平衡的制度是淹沒謠言生存土壤

  法律雖然是治理謠言的基石,但法律更多的起到的還是震懾和懲罰的作用,在法律這個基石之外,我們還需要從根本制度層面,來沖擊掉謠言制造和傳播的土壤。我們需要考慮一個問題,在今天造謠和傳謠都有可能被告被罰的當下, 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前赴后繼的造謠傳謠?

  周星馳有部電影《武狀元蘇乞兒》,在劇中丐幫幫主蘇乞兒拯救了皇帝的性命,皇帝很感激,但表示“蘇乞兒,就算你救了朕,但你丐幫有幾千萬弟子,丐幫不解散,讓朕的江山怎么安穩” 蘇乞兒回答:皇上,如果你把國家治理好了,國泰民安了,老百姓都有飯吃了,鬼才愿意當乞丐啊!

  同樣,在今天智者媒體造謠的當下,如果我們中斷了造謠的土壤,完善媒體機制,鬼才愿意提心吊膽的造謠啊!在今天的中國媒體人,其實主要分兩種,一種是有證的,一種是沒證的,按照規定有證的媒體人才能制造新聞,但現實狀況是我們在網上看到的信息,90%以上都是沒證的人生產出來的。當下,破除媒體造謠的根本方式就是重塑制度,讓有證的媒體人和無證的媒體人都能享受到公平的對待(也就是去證化),同時把遮遮掩掩的“媒體市場化”干脆放開,讓媒體不再只是監督者,而是和產業的發展融合起來,享受到產業發展的紅利。

  或許有人說會說讓媒體和利益掛鉤,這不反而加劇了造謠獲利的動力嘛? 其實在我看來,恰恰相反,讓媒體破除造謠到來的利益,就應該讓他們擁抱全新的利益,而且依托市場的自我淘汰和政府的監管,這種風險是可控的。同時,那些真正要想獲得更大利益的媒體,反而更珍惜自己的品牌和信譽從而不敢以身試法、通過造謠或者傳播其他虛假信息來獲利。我們撇開國字號的官方媒體不談,就看中國主流的新媒體,在新榜、清博指數等榜單上,那些影響力和收入排名最高的新媒體賬號,動輒年收入幾千萬,沒有一個是通過造謠、標題黨起來的。簡單來說,我們的社會要大大方方的讓那些有內容生產和傳播價值的媒體,賺到錢,謠言類媒體的生存環境自然惡化。

  寫在最后:另外,辟謠還要把大眾平臺的價值發揮出來,現在微信成為中國最大的公眾平臺,微信官方也特別設立了辟謠的“部門”謠言過濾器。目前在微信辟謠中心,已經辟謠的文章有接近60萬篇,每天用戶被科普的次數都在百萬以上。2016年以來,微信已刪除公眾帳號謠言文章8.5萬篇,并處罰7000多個嚴重違規的傳播謠言的公眾帳號,朋友圈處理謠言的總鏈接數超過120萬條。這,也是一種進步,微信參與進來了,百度和支付寶還遠嗎?

  PS:本文作者丁道師,關于本文所述觀點,歡迎來信探討,微信:dingdaoshi

  

丁道師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體人”概念,隨后簡稱為自媒體,影響至今。

2014年丁道師作為自媒體代表,牽頭起草《中國自媒體的自律規范》,引發廣泛關注。

現在是鈦媒體、一點資訊、百度百家、今日頭條、艾瑞專欄、人民網專欄等主流科技媒體和新聞客戶端的專欄作家。

合作請聯系微信:

dingdaoshi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返回頂部
中日韩中文字幕无码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