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知識

神秘的南少林

緣起

說起少林,人們自然會想到嵩山少林,對福建少林卻沒有太多的了解;說起葉問,人們會想到“詠春拳”,卻對深藏于閩南大山之中的永春白鶴拳缺乏概念。

詠春拳,中國拳術中南拳之一,少林嫡傳武技之一。早年流行于廣東、福建各地。此拳初傳于福建永春縣,為方七娘所創,以地名為拳名,故名“詠春拳”。根據葉問之子葉準的考證,葉問的“詠春拳”是源自“少林永春堂”,在他的論文《世上果真還有“詠春拳”的下半部分嗎?》中提及,他曾以“香港詠春體育會”董事局主席身份去探訪詠春拳早期宗師陳華順的孫子陳國基先生。他意外的發現陳華順之子陳汝棉的神位寫的是“永春”拳。陳汝棉所習的是父子相承的“詠春拳”,為什么神位上卻寫的是“永春”呢?陳國基先生解釋,爺爺陳華順臨終前鄭重其事地對父親陳汝棉說:“詠春拳原本出自少林寺的‘永春堂’,原來是叫‘永春拳’的,后來清廷火燒少林寺,于是少林寺僧眾包括在‘永春堂’中習‘永春拳’的僧眾在內,皆被清廷緝捕,‘永春’門人便將‘永春拳’改為‘詠春拳’以掩人耳目。”陳華順遺言:若他日清廷被推翻后,“詠春拳”便將認祖歸宗重新改回叫“永春拳”。那么,這里“永春”可是福建的永春呢?永春與少林有何關系?

電影《葉問》的熱播,詠春拳與少林的密切關系,又將“福建南少林”的話題重新拉回人們的視野。福建南少林是史學界在研究天地會問題時一個無法繞開的話題,也是研究中國武術史和少林武術無法繞開的話題。縱觀“南少林”的討論, 因為經濟及旅游的關系,大部分討論都是集中在哪座佛寺是真正的“南少林寺”,進而產生了三種截然不同的觀點:“泉州東禪寺說”“莆田林泉院說”和“福清少林院說”;另外,依據天地會活動相關材料而逐步進入人們視野的仙游“九座寺”、東山“古來寺”、“長林寺”和詔安“長林寺”也都與“福建南少林”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文獻中的南少林

都說“南少林”三字未見文獻記載,其實不然。早在唐代,坐落于莆田仙游的九座寺就有“南少林之譽”。清刻本《開科禪師語錄》、嘉慶十五年抄本《正源》、南宋黃巖孫《仙溪志》等史料都有有關記載。漳州東山島古來寺發現的清嘉慶年間《香花僧秘典?正源》有載:“夫古來寺,源承興化清源九座寺,唐懿宗咸通年間,正覺禪師號曰智廣上人倡建,凡寺舍九座相連,故稱九座寺。事倡嚴整威儀,肅恭齋法,缽承南祖臨濟義宏禪師,廣傳臨濟正宗,寺僧五百余眾,有南少林之譽”,此為現存最明確記載“南少林”的古籍。

九座寺原名太平禪院,位于福建莆田仙游縣西北的九座山,因山名“九座”,故其寺又名九座寺,建寺者為仙游度尾留坡的智廣禪師。“九座山,在仙游縣西北,即古仙游山也。元和志,仙游山在縣西三十里縣,因以名。通志九座山在縣西北七十里,重巒疊嶂中巍然髙峙者。凡九峰上有九座院,院后有盤髻峰,亦名鳳頂山,院東三百步有棲真巖,巖下有錫杖泉院,西三十步有大澗出于窮山,曰徹云洞。自澗北上五里許,有龍潭其相連者,曰大勲山,一名大汾山。”智廣禪師俗姓陳,師承臨濟宗。他18歲時出家福州,文宗開成二年(837)即他31歲時“旋往嵩山,受持戒法”,宣宗大中六年(852)移居鄉里,“唐懿宗咸通乙酉(865),開山九座山太平禪院……廣傳臨濟正宗。門葉繁榮,五百余眾”。為此,九座寺在歷史上留下了“南少林之譽”的美稱。慶幸的是幾經歲月蹉跎,九座寺現存大雄寶殿、祖師殿、僧舍齋堂和放生池,以及建于五代的“無塵塔”。盡管九座寺有“南少林之譽”,但其并未主動積極的參與南少林之爭,反倒是與其相鄰的莆田林泉院大張旗鼓了起來。

參與“南少林”遺址之爭的泉州東禪寺,除了泉州人習練的五祖拳等少林拳外,史籍未有“少林寺”的記載,僅清咸豐六年(1856)出現過住持幻空所書“少林古跡”匾額。泉州民間記錄址在“清源山麓,凡十三落,閩僧武派之始焉”,“寺僧千人,隴田百頃”,“千僧皆能武”。所以泉州人說“泉州南少林寺”原名“鎮國東禪少林寺”。泉州東禪寺歷史上幾經興廢,至清乾隆年間被焚毀,據清代《西山雜志》的記載,該寺為唐代嵩山少林寺“十三棍僧”之一的智空入閩所建。1992年10月在原址重建,至1997年建成大雄寶殿、五觀堂及僧舍。民國年間,唐豪先生的《少林拳術秘訣考證》文章中就明確指出,泉州少林最早見于小說《萬年青》。唐先生在文章中認定泉州的確存在南少林。而所謂重要史料的《西山雜志》中大約有1800字記載了有關少林寺的內容,比如其中說有13空,13個空字輩的和尚來到泉州建立了少林寺,有許多都是傳聞故事小說中的人物,并不是證據確鑿的證據。因此,東禪寺是否就是少林寺,筆者以為,還有待商榷。

南少林之謎

究竟福建是否有哪一座寺廟就是“南少林”實物的載體呢?經過多年的調查,目前在全省出現了三個與少林相關遺存的地方:福清東張少林院、莆田林泉院以及永春的“少林寺”碑刻附近的“星巖寺”。

福清少林院遺址,位于福清市東張鎮少林村。少林村周圍群山環抱,遺址位于村西北的彌勒山南麓,范圍約1.2萬平方米。遺址于1993年由福清市的文史工作者調查發現。1995年,福建博物院(原稱福建省博物館)與福州市文物考古隊聯合進行調查與發掘。經過兩次的考古發掘,發現了大量刻有“少林”遺物、遺存。據文獻可知,福清少林院建于宋代,到明代還有記載,但到了清初的地方志,比如康熙六年的福清縣志,這個寺院就不見記載了,也就是說,這個寺院已經被廢棄了。康熙六年以后的各個地方志中已經沒有了少林寺院的記載,這一現象使人驚奇。根據已發掘的資料可知,少林院遺址主體建筑分布在8個階地上,朝向東南。文化層堆積厚度為0.2至2米,除表土層外,可分三層,年代自北宋至明、清。已揭露的建筑遺跡有:護坡、圍墻、道路、天井、水溝、臺階、房屋等,并且遺址內有馬廄、練功場、少林僧人墓葬等遺跡。其中出土的20多件瓷器上刻寫或墨書有“少林”、“少林院用”、“少林大王”、“少林常住”、“少林會司”等字樣。另外,《淳熙三山志》以及南宋著名文學家劉克莊的文獻中也記載了福清南少林的材料,結合文獻和實物資料,福清少林院為“福建南少林”的得到各方的認同。

林山村林泉院遺址,位于莆田縣北部山區、九華山東北的林山村。這里四面環山,西臨小溪與石面桶山(亦稱彌勒獻圖山)相望,海拔500米,現隸屬于莆田縣西天尾鎮。遺址東西長約200米、南北寬150米,面積近3萬平方米。1986年,全省文物普查中發現北宋大型花崗巖石槽5件,以及部分殘碑、石柱礎和宋、元陶瓷片。有學者根據調查發現的資料,結合地方文獻和民間傳說,提出這里應是宋代林泉院寺址,并有可能就是南少林寺遺址。“莆田林泉院說”的論證材料中主要來刻有“僧兵”的為數幾件極有限的實物,便得出“僧兵”就是等于“少林寺”,這樣的推斷邏輯顯然很難令人信服。僧兵在明代是一個特殊的兵種,除了少林寺擁有僧兵,同時五臺山、伏牛山也是擁有數量相當的僧兵。同時,在宋徽宗年間,在林泉院附近還曾出現過一座“嵩山護國院”,既然是護國院,出現僧兵更是自然。

細心的人們從福建的地圖上其實可以發現,福清與莆田的這兩座寺廟距離不遠,都屬于仙游“清源故城”。《大清一統志》記載:“清源故城,在仙游縣西北。元和志:仙游縣南至泉州一百六十里,圣歷二年,析莆田縣西界于今,縣西北十五里置清源縣,天寶元年移于今。”而兩座寺廟所依靠的山名又恰是“嵩山”,與河北嵩山一字不差。《八閩通志興化府地理》記載:“嵩山在海濱。山頂有峰名‘文筆’,其上石壁有苔紋成‘文筆峰’三大字,宛然如書,刮去復然。旁有石室,俗呼‘仙姑巖’。峰之下有嵩山院焉。”恰好,林泉院與少林院皆在嵩山下,不過一山南一山北。

2012年,永春石鼓鎮出土一方墓塔銘,上面兩處鐫刻有“少林寺”字樣。該墓塔銘標題為《臨濟正傳三十四世壽圣興國禪寺鐵山卓天二和尚合藏塔自銘》,是永春縣石鼓鎮桃場村民顏文權在當地獅寨山整理山地時,從一座已被盜挖的古墓里發現的。據文物工作者考證,墓塔銘是墓主人鐵山和尚在圓寂前為自己和徒弟卓天合葬墓所作,詳述了師徒二人出家、修習、弘法的過程,撰于康熙十九年(1680),刻于康熙三十年(1691)。鐵山和尚在銘中講述自己選擇舍利塔址時說“擇吉于少林寺之麓,坐壬揖丙(即坐北朝南)”;在全文之后的一首偈語里又寫道“少林寺畔有高岡,窣堵(即浮屠,舍利塔)軒峙自朝陽”。也就是說,鐵山和尚所選的墓址,是以當年的“少林寺”為參照地標的。難道永春也有一座少林寺?

由于出土的物證太少,為此無法確認永春也有少林寺,但不論是福清少林院還是莆田仙游、永春的遺址遺跡都位于我省的“閩中屋脊”的戴云山山脈之上,結合福建南少林的發展脈絡,筆者推測在這條山脈上的古道遺存或許能找尋到更多的“南少林”遺存。

大化無形——南少林文化

明清兩代,中國沿海皆有倭寇為患,抗倭名將戚繼光和俞大猷曾經駐扎于閩中莆田、福清一帶。當時戚繼光召集了全中國之武術家與當地少林僧人研究出一套對抗日本海盜之拳法及棍法,以鐵棍對浪人刀,俞大猷還教授俞公棍訓練軍隊。后抗倭將領離去,但留下了南少林的拳術甚至習武之風。入清以后,福建南少林的武名在廣大民間的高度認同和推崇,除了練武抗倭,“反清復明”更是當時漢族社會的重要使命。清順治五年,清軍在閩中至閩南;莆田、福清、永春一帶屠殺南明支持者。1646年時至1655年近十年之中,明、清互攻不斷,興化、仙游、福清、永春等城數度易手,幾次出現屠城慘狀,與南少林相關的各個寺廟在此期間又受到什么樣的磨難?

就是在倭寇之患加反清復明之憂雙重壓力下,福建武人創建了天地會、香花僧等秘密社會團體。縱觀天地會的材料,可以發現南少林是天地會的一種文化情結,“武藝出在少林中”。因為反清復明的民族使命感,又經鄭成功以及天地會的推廣,南少林的武學正宗便在福建廣東一帶的民間習武群體中廣為流傳。由于天地會的集會,習武活動的發展而不斷發展,最后南少林之武學正宗在民間,尤其在福建、臺灣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這才成為形成“福建南少林”的重要歷史文化原因。清嘉慶道光以后,天地會發展到海外,在東南亞與美洲華僑中廣泛流傳,曾組織華僑多次舉行反抗西方殖民者的斗爭,為此,南少林的美譽便更是廣播海外。

2007年初,嵩山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出面澄清:在少林寺所有的典籍中,從來沒有看到過“南少林寺”字樣。辛亥革命時期的革命黨人陶成章在他的《教會源流考》一書中曾經說過:“福建也有少林寺,然與河南少林寺不同。”可見,“南少林”更多的是一個文化符號,“南”只是針對嵩山少林的方位而已,其交織著武術文化與會黨文化色彩,不論是文獻上的南少林還是實際遺存中的南少林,都難以涵蓋整個“福建南少林”,它展現在世人面前的是一種文化傳播現象,而不是具體、有形的一座寺廟。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返回頂部
中日韩中文字幕无码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