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 新品上市

在線教育觀察:同一個賽道,不一樣的伴魚

丁道師ID:dingdaoshi123

資深互聯網觀察家,長期致力于中國互聯網產業和企業研究。

發展質量和發展效率兼顧,全新的伴魚來了。 

  9月2日,我從亦莊趕到北京馬甸橋,參加了近年來最樸素的一場媒體發布會。  現場畫風是這樣的,你們感受下。
  樸素的畫風背后是振奮人心的一組數據:伴魚正式完成1.2億美元C輪融資(已到賬),用戶達到4000萬,付費用戶超過160萬,運營團隊也超過2000人。  這組數據看起來平平無奇,但信息量很大。可能很多朋友還記得,今年年初,伴魚付費用戶突破50萬,僅僅5個月后達到了100萬,現在又超過160萬。這意味著,伴魚從0到50萬付費用戶用了4年多時間,伴魚的第二個50萬僅僅用時5個月,第三個50萬進一步提速到3個月時間…..  我們無法想象伴魚第4個、第5個、第6個50萬付費用戶增長能有多快。誠然,伴魚體量雖然無法和行業一線的好未來、VIPKID相媲美,但這樣的發展速度和增幅,已經足夠有理由讓我們冷靜下來研究和分析這家企業。  伴魚憑什么?我總結了三個“不一樣”。  不一樣的獲客:用內容平臺帶業務平臺  騰訊為什么擁有今天的市場地位?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于騰訊擁有QQ、微信這樣的超級用戶平臺、內容平臺、媒介平臺,可以為各類孵化的業務帶來流量、用戶、品牌,極大的提升業務存活率和競爭力。  同樣,伴魚相比國內主流的在線教育平臺,它最主要的一個優勢在于擁有伴魚繪本這樣的平臺,這個平臺好幾千萬人使用,它不再是一個繪本閱讀APP,而是用戶平臺、內容平臺、媒介平臺,伴魚發力各類付費業務(比如1對1英語教學),可以得到繪本平臺的直接支持,低成本的把繪本平臺的用戶轉換成創新業務用戶。
  眾所周知,在互聯網教育甚至傳統教育行業,因為獲客而產生的銷售成本正在成為最主要的運營成本之一,甚至之一兩字可以去除。伴魚的內容平臺帶動業務平臺的模式,使得營銷和推廣等銷售成本大幅度降低,而銷售成本的節約就是伴魚的核心競爭力。  這兩年除了伴魚之外,新東方、好未來、洪恩等都在強化內容平臺的建設,這是行業大趨勢,也是在線教育平臺健康發展的重要舉措,這些企業我們應該長期看好。  相比之下,某某平臺和某某平臺把大把的資金投入到了廣告營銷(尤其是電梯廣告),只是把在線教育當做了一門生意,這樣的平臺從資本層面來說當然有很大價值,但回歸業務來看,我不相信一家教育企業把大部分的融資投入到營銷后,還會把教學工作做好。  不一樣的心態:以“新人”的姿態探索未來  在線教育的發展已經到了哪個階段?多家平臺認為已經進入下半場或者洗牌期,快手認為在線教育邁入2.0時代,學而思說在線教育進入3.0時代,成長保甚至認為在線教育已經進入4.0時代……  伴魚CEO黃河卻一反常態,媒體發布會上喊出了“在線教育才剛剛開始”的口號。  在現場聽到黃河的論述,我感覺很詫異。因為僅僅就我的從業生涯來看,20年前在線教育模式就已經出現,當時以“北京四中網校”為代表的各類網校風靡一時;此后2013年興起了又一波在線教育的浪潮,當時我寫了《中國在線教育的7個碎片》一文,認為2013年是中國在線教育爆發元年;至于最近幾年以VIPKID、作業幫、猿輔導為代表的新平臺跌宕起伏的發展歷程,我們已經非常熟悉,就不再陳述了。  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發展超過20年歷程的在線教育,都不能稱之為“剛剛開始”,為什么黃河會如此認為。在我看來,黃河的意圖在于帶領伴魚以“空杯歸零”“全新出發”的心態,在紅海市場通過產品迭代創新,探索藍海新機會,而不是懶氣洋洋的經營存量市場的剩余紅利。  “剛剛開始”是伴魚的心態,而非行業的狀態。但是縱觀上述幾家領導企業的發展歷史,無一例外都是用新工具、新思維、新模式在固有的教學需求領域探索,才有了今天的行業地位。  不一樣的運營節奏:發展質量和發展效率兼顧  在線教育到底是一個慢行業,還是快行業,沒有標準的答案,快跑和慢爬的企業都有倒閉的案例。每家企業應該依靠自己的能力和資源,來制定有節奏的策略。  伴魚在發展的前四年,總體上來說是一家慢企業,更注重發展質量和發展口碑,不太好意思開展過多商業化的嘗試。  不過,這兩年在線教育的頭部效應進一步凸顯,尤其進入“后疫情時代”,在線教育平臺經過洗牌之后,存活下來的企業競爭力會更強。伴魚將不得不由慢到快,在保障發展質量的同時,兼顧發展效率。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從去年以來,伴魚加快了發展速度,也加速了商業化進程,甚至開始了較大規模的對外廣告投放。
  到了今天,雖然從絕對體量上來說,相比行業一線的企業,伴魚是一家慢公司。但相比伴魚自身,伴魚又是一家快公司。在9月2日的媒體答謝晚宴上,伴魚相關負責人和我說,伴魚在2019年實現了1800%的業務增長,今年要進一步放量增長,擴大規模。  一切的態勢都在表明,在經過幾年的積累之后,2019和2020年是伴魚爆發增長的關鍵之年,如果這兩年尤其是今年伴魚能夠取得預期的成績,那么將為他以后若干年發展打下良好基礎,并且有望和VIPKID、作業幫等一道躋身行業一線企業陣營。  反之,如果這兩年沒有把握好發展效率和發展質量之間的關系,致使運營矛盾激化,反而會把伴魚推向危險境地,到時候連以往“發展質量優先”的溫和時代也回不去了。  PS:本文作者丁道師,現已在蜻蜓FM開通《丁道師雜談》頻道,歡迎大家點擊原文鏈接,收聽音頻版的內容。
丁道師

2005年首次提出“自由媒體人”概念,隨后簡稱為自媒體,影響至今。

2011年,丁道師加盟速途網絡,先后擔任速途專欄主編,速途執行總編輯兼速途研究院院長等職。

2014年丁道師作為自媒體代表,牽頭起草《中國自媒體的自律規范》,并在網信辦座談會上分享,引發廣泛關注。

現在是企鵝號、一點資訊、百度百家、今日頭條、艾瑞專欄、人民網專欄等主流科技媒體和新聞客戶端的專欄作家。

合作請聯系微信:

dingdaoshi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返回頂部
中日韩中文字幕无码一本